Dat小說網 >  權臣的重生嫡女 >   第1962章

-護衛點頭:“有,一個時辰前一輛掛著宮中牌子的馬車從這裡出去了。”

蕭承逸眸色一斂,騎著馬就朝著城外追去,出了城門大概有十裡就見山路上,橫七豎八躺著幾個人。

正是他派去保護沐雲安的暗衛。

蕭承逸翻身下了馬,檢查了其中的一個暗衛,發現他們好似是中了藥,他掐著那人的人中,將人喚醒。

暗衛緩緩的睜開眼睛,看著麵前的人,腦子頓時清新了一些:“王爺。”

蕭承逸冷聲道:“王妃呢?”

暗衛回道:“今日王妃和公主出宮,卻朝著城外去了,屬下察覺出不太對勁就逼停了馬車,發現王妃和公主都已經昏了過去。

就在我們想要過去檢查的時候,卻不慎中了招昏了過去,醒來後就見了王爺你。”

他單膝跪在地上,低著頭道:“屬下無能,還請王爺降罪。”

蕭承逸目光陰寒,他看著四周明顯有淩亂的腳步印,說明對方早已埋伏在此,而他們知道實力懸殊所以冇有正麵交鋒,而是用的這些下三濫的手段。

他握了握拳頭,看著地上的車轍印,翻身上了馬便繼續追了過去。

一直追到城外三十裡,終於在一片山林裡看見了馬車的影子。

蕭承逸棄了馬跑過去,他掀開簾子卻見馬車裡空無一人。

他這是上當了!

蕭承逸心底的怒火衝了上來,他一拳打在馬車上,眼底翻騰著滔天的火焰。

自責,擔憂,憤怒,害怕無數種情緒湧上心頭,讓他心亂如麻。

他又把晏晏給弄丟了,為什麼他冇有察覺漠北有人混了進來,在他眼皮子底下,竟讓人把晏晏給劫了去。

是他冇用。

可是通往漠北就這麼一條路,他們能去哪裡呢?

“王爺。”

沈知許得到訊息尋到這裡,就看見蕭承逸站在馬車前,手上染著血跡,他忙走了過來問道:“找到王妃了嗎?”

蕭承逸搖了搖頭:“對方來了一個調虎離山。”

沈知許倒吸了一口涼氣問:“真的是秋梧姑娘劫走了王妃?”

蕭承逸也不敢相信,一個柔弱的姑娘竟有這等本事,他想到秋梧所待的玄清觀,去那裡也許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。

他轉身匆匆就上了馬,沈知許跟上他,兩人來到了玄清觀。

這道觀因為冇有人,早有些破敗,不像是有人的樣子。

蕭承逸帶來的人在道觀搜尋著,而沈知許跟著蕭承逸則去了大殿。

一進門,就見大殿供奉元始天尊的香案上放著一封信箋。

蕭承逸拿起那信箋,隻見上麵寫著:攝政王親啟。

他目光微沉,忙撕開那封信,上麵秀麗的字體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女子之手:“攝政王能找到這裡,就說明你已經識破我的身份。

我們漠北的汗王一直很仰慕王爺的英姿,隻是怕王爺不肯屈尊降貴,所以隻能先請你的王妃去漠北做客。

此去漠北千裡之遙,還請攝政王以王妃性命為重,不要試圖在半路攔截。

倘若本公主不能安然的回到漠北,那麼你的王妃就隻能同我陪葬了,所以還請王爺以大局為重,本公主在漠北恭候王爺大駕。

為避免王爺擔憂,我會在沿途留下書信,向你彙報王妃的狀況,得罪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