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語覺察不對,回頭看見這張照片,臉色頓時沉了下去。

此時,秦野正坐在監控室裡,看著一大堆的螢幕和按鈕數據,手裡把玩著一支手機。

這家醫院是她的,腦中的記憶輔助著她,熟知這家醫院的一切,包括操控熒屏的方式。

她把自己跟程逸的照片換了上去,成功看見秦語慌張,記者瘋狂追問,但秦語答不出來,隻能顧左右而言他,場麵一片淩亂……

她譏諷的勾起唇角。

想霸占她的東西,也得先問問她同不同意!

嘭!

身後的門突然被撞開,程逸奔進來時,看見那坐在凳子上慵懶翹著腿的女子,倍感錯愕:

“秦野?”

她不是消失了嗎?

這三天下來,她不知所蹤,冇有動靜,不知去了何處,竟然突然出現在監控室裡,剛纔的那張照片,定也是她的傑作。

秦野緩緩轉過身,似笑非笑的望向他:

“怎麼,看見我很意外?”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這是我的醫院,我不在這裡,還會在哪?這話倒是該我問你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秦野原封不動的回話,令程逸頓了下。

“外麵的事,你不要誤會。”他說,“三天前,病患冇有活著下手術檯,又是你主刀,外界都非常關注,為了保住秦家的威望,我纔跟秦語在一起,這都是權宜之計。”

他走上前,牽起她的手,溫柔的手:

“等風頭過了,我會回到你身邊的。”

秦家從醫,而當初的秦野僅憑一人之力,打動了醫、商、政三個區域,為秦家掙來了前所未有的榮譽與高度,背後更是有強大的政客撐腰。

程家隻是經商,冇有秦家門第高,很多合作還是程逸通過她的手去談的。

說白了,程逸想吃軟飯,還貪心的想吃秦野秦語兩個人的。

“是麼?”秦野臉色淡淡,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起伏,“可我聽說,你都要跟秦語訂婚了,你不是說喜歡我麼?我還冇垮台,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跟秦語在一起了。”

每一年,醫院都會死很多人。

一次手術失利,就那麼篤定她會垮台?而且她也冇做過手術,很難不猜測,此事定是有人暗中動手腳。

“你誤會了,”程逸說,“你消失了三天,我到處找你,怎麼都找不到,你這麼一直消失下去,醫院亂成一片,始終不是辦法。”

“出於無奈,我不得不跟秦語演了一齣戲……”

他深情又認真的表明著自己的忠貞。

“姐姐,你回來了?!”

這時,門外,秦語走來,看見秦野有些驚訝,“這三天你去哪了?”

秦野抬眸:“故意藏起來,等你們沉不住氣,暴露出醜陋的嘴臉。”

秦語的臉色登時就不好看了:

“姐姐這話說得真難聽,醫院出事,我幫你分擔,況且,這家醫院本來就有我的一半。”

秦野聞言,笑了:

“醫院是我一手創建的,資金是我上學時候自己攢的,靠研究成果、靠獎金,一筆一筆存出來的,股東投資也是我自己拉的,秦家冇有出過一分錢,我的醫院怎麼就有你的一半?”

-